房天下 >   资讯中心   > 新地产陕西 >   正文

一个西安拆二代的独白:全家分了两百多万 我该怎么花?

新地产陕西 2017-08-11 12:54:01

猝然而至的财富,打碎了原本的认知,颠覆了“勤劳致富”的含义,有多少人,不会在这样巨大的变故里癫狂?

文|朱召国

八月,想起了六年前,校园生活匆忙定格在把学士帽抛上天的瞬间,很快,数以万计的青涩而充满朝气的年轻人将从校园出发,把这里当做奋斗的第一站。

在西安待一段时间之后,发现“大雁塔 ”“明城墙”这些坐标,并不是西安的全部,沙井、西八里、三爻、西辛庄、田家湾,分散在西安的城中村才是这些娇子们出发的起点。

而另外一个群体,却在天生的优势下,被人理解为飞扬跋扈或者人事不通,一群出身不怎么样的纨绔子弟却碾压了这个城市里所有的阶层。

但并非都是如此。比如这位兄弟,他跟我讲:

我家2014年拆迁,在长安大学城,分到了名下的房产,按市值算应该有三百多万。然后辞职了,迫不及待的体验和经历前三十年未有过的人生:

旅游、健身、读书,做一切想做的事情,金钱真的给了我一个手不释卷,可以自由选择的人生。

2017年,考虑卖掉几套房子,然后选择一个充满诗情画意,烟柳满地的地方定居,空闲了可以出去旅游,堂前屋后可以弄点空地,前堂栽花,后院种菜,然后有机会可以和将来喜欢的人,采菊东篱下,悠然现南山。

这是一个拆二代的文艺小青年,他读大学,上班,不喜欢村里同龄人的流里流气,喜欢陶渊明的文和颜真卿的字,幻想着有一天能有着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的日子。拆迁,让他的理想提早了最少二十年。

可大部分人,都觉得这货可笑。

上大学那会,班里最漂亮的姑娘是所有男生的梦之所想,一个个骚情地鞍前马后,后来得知人家是杨家村的千金大小姐,家里七八层的楼房,光租客就近百户,于是一个个又欲躲之而不及。

那会的城中村男女找对象,只找城中村的。但我们班的郭姐,就跟我说了自己不一样的感受:

在被通告搬迁最后一天的期限,她辗转反侧的挨到了天亮,心里想,天亮了。天终于亮了。躺在自己住了二十多年的的房间里,两眼空洞地看着天花板。分明地意识到:这一切,都不属于自己了。

然后起床,想到自己的家。可一转身,我彻底地悟到:我没家了,我真的回不了家了……

那天下了一天的雨,郭姐说只顾忙碌着收拾几乎收拾不完的东西。在忙碌中,她一直麻木着。在麻木中,她一直忙碌着。分不清到底是麻木,还是忙碌。

她说那会终于切切实实地明白了“钉子户”的心思。之所以冒险当“钉子户”,不单单是为了更多一些的拆迁补偿。除了钱,还有很多对于“家”的深刻眷恋。这种眷恋,可能比烈酒还要浓。

其次:如果再来一次拆迁,我宁愿选择“钉子户”。这样,能够留给我更多的时间,让我把家的味道体会到彻底的绝望。试想一下:如果拆掉你的家,你知道是什么滋味吗?

我在这个家里住了整整二十一年。当拆迁队向每一扇窗户抡起铁锤的时候,击碎的不是单纯的玻璃,而是弥漫在每一个房间的“家”的记忆。

有些人又笑了,真他妈矫情。

我们常拿来开玩笑的一个段子是:

一个小青年,娶不到老婆,灵机一动,拿出油漆,半夜,在家的附近,把周边的房子写满“拆”字,过不久,媒婆推荐说,这户以后可以补偿款至少500万以上,女方听了好高兴,嫁给百万富翁,以后日子好过些。过不久,结婚成家,等孩子5岁,那些大大的拆字还赫然直立在那院墙上。

无数人对拆迁户的生活充满羡慕和好奇。他们的子女也有了一个新代号“拆二代”,这是一个被人仰望又批判的名字,也会有人切齿不服为什么自己就没有这好运气。

许多人眼里的拆迁户就是一夜摇变百万富翁,可以永远不用工作,光房租就够过一辈子,一间平房换得好几处楼房,简直赚翻了。

其实拆迁户的生活并不全如我们想象的那般快乐。

我听过这样一个故事:老林的家被划到长宁新区了,屋后修路,农田要被征用,家里的房子也要在一年后面临拆迁,按照补偿标准,老林家里应该可以拿到两百万左右,家里有老太太,自己和爱人,然后是三个儿子,总共六口人。

在农村,家里有两个三个儿子的都很正常,平时大家相处的也挺融洽,就算面和心不合也不会表现出来,然而,随着拆迁下来,一切都开始爆发。

老太太一直住在门口的厨房里,拆迁款下来了,一家人坐在一起讨论怎么分,本来三兄弟平分也就可以,但大家都觉得自己为这个家里付出的多,或者自己的处境更加困难,想多分一点。

老林说,老祖先就留下了那么些地方,现在倒成了一种罪过。原来拆迁有时候拆掉的不只是房子,还有经不起考验的亲情。

大规模的城中村改造,造就出大批的“拆二代”。经历一夜暴富的神话后,“拆二代”们有的开上了豪车,买下数万元的名包名表;有的依旧默默干着低薪工作,过着本色生活;还有的则用这笔钱去创业;更有的或赌博输光或挥霍一空,沦落为社会问题。

我们做过一个小调查,征集了比较有代表性的西安城中村拆迁户的想法,如果你家拆迁分了几百万,你怎么去花?

大部分说买一套房子,再买一套商铺,剩下的钱存银行。这是最保守和最简单的方法,分到的拆迁房都租出去,买一套品质好一点的商品房自住,商铺用来讨生活,剩下的钱存起来以备急用。

还有的说,拆迁分给几套房子,他就在这个小区当保安,买保险,买理财,买豪车。各种想法应有尽有。

可一旦钱到了手上,很多人就不是当初的想法了。

2010年左右因为某项目经历了拆迁的小解跟我说,家住东三爻村,当时她还在上大三,对拆迁并没有什么概念,只知道要找地方租住一段时间,然后会赔一些房子。当时的她对赔偿政策丝毫不关心,忙着在学校里享受【人生+学习考试】,父母处理了所有事情。

一个80后,别人眼中的拆二代,但是我想说拆迁户真的没有你们想的那么有钱啊。父亲是建筑工人,没什么文化,不敢随便投资,所以还是夜以继日的工作。母亲没有工作,之前就在家种点菜,现在住了楼房没地方种菜了,就合计着在楼下开个烤肉摊。

哥哥在北京工作,谈了女朋友,家里人想把拆迁款给哥哥做首付,其实就算给了首付,他也没有偿还月供的能力。可她又能说什么呢?

外界在说我们都是千万富翁,小解有些不理解,拆迁都按人头算,上有老下有小,平摊下来,并不多。失去了长久的经济来源,许多人都变成了坐吃山空。

现在回想起来,很感谢父母没有将拆迁变为我们一家生活的重心,不因财富的激增而去过奢靡的生活,始终保持原有的生活轨迹,并向我灌输踏实工作、认真生活的重要意义。

毕业那会,住城中村。那会很多人看着房东每月催要房租时的嘴脸,就会抱怨自己生错了年代,过后还是要继续挣扎在这操蛋的泥沼里。

七月底,西安市政府公布了一批重点招商项目,其中,34个城改项目集中亮相。于是第二天,又有新闻出来,鱼化寨片区城中村民房加盖现象严重。

在位于西安唐兴路和高新六路东北角的西辛庄小区,安置242户,房屋均为3层砖混结构,是2005年高新区回迁安置小区。但近日,在该小区内可以看到,东门处几乎一整排房屋都在施工,在小区里走一圈可发现,该小区犹如重新建设一样,几乎家家都从原来分的3层小楼变成了7层高楼。

在甘家寨东区,很多住户门前堆放着沙石水泥等建筑材料及机械,有的住户家已经给楼上“上料”开工了。

于是,我们看到一个奇怪的现象——即将被拆除的城中村,很多人大兴土木,在旧屋顶上盖房,不为什么,只为增加平米数,好多分几套房。

再也没有了土地可以耕种,那种曾经的充实和淳朴一去不复返。他们没有经过辛勤的劳作,只是因为多了几亩田地,多了几间房子,便在一瞬间超越了辛辛苦苦打拼一辈子的工薪阶层。

那种幸福和喜悦来的太过突然,就像走着走着,真的从天下掉下来一个金元宝,还真的掉在你身边,告诉你说:喏,给你的。

但现实还有的是,放眼看去,只能看见被拆除掉的断瓦残垣,看不见那些破碎的、不知所措的、迷惘的灵魂。

前途路不清,何处是归程?

---------往期文章精选----------

  • 在西安我和滴滴司机聊过的楼市

  • 哪一个项目,在交房的时候可以脸不红心不跳?

  • 西安楼市怪现状:"购房歧视"是要驱逐刚需吗?

  • 在西安 一帮很牛逼的朋友教会我的买房逻辑

  • 西安的年轻人们,靠父母买房是不是很可耻?

  • 从八千到两万 接下来的一个月西安新推房源该怎么选?

  • 写给西安 那些肠子都悔青了的开发商

  • 千亩曲江大盘是如何折戟沉沙的?

  • 住在西安,说说你曾经和物业撕过的逼

  • 西安那么多道貌岸然的精装房 是不是都让你忍无可忍?

  • 我们的目标不是星辰大海 而是归家时的风轻云淡

  • 向南追寻 梦回大唐朱雀天街

  • 宋代四才子PK诗圣杜甫 :才情气度与居住理想

  • 楼市最走心的别墅测评 大明宫里的黑天鹅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房天下立场。本文系作者授权房天下房产圈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精彩评论(0)

回复 还可以输入100

关于我们网站合作联系我们招聘信息房天下家族 网站地图意见反馈手机房天下开放平台服务声明加盟房天下
Copyright © 北京拓世宏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
Beijing Tuo Shi Hong Ye Science&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.,Ltd 版权所有
客服电话:400-850-88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56318764 举报邮箱:jubao@fang.com
返回顶部
意见反馈